善良的小黄龙


紫云洞,雾蒙蒙,洞里住着一条作恶多端的老黄龙。老黄龙年纪大啦,整天瞌目充(chòng)懵懂地躲在洞里睡大觉,动都懒得动。
紫云洞里还有一条小黄龙。小黄龙没爹没娘,从小就给老黄龙做奴仆。老黄龙只怕小黄龙逃走,从来不肯让他走出洞口一步,就是困觉的时候,也用一只龙爪抓住小黄龙的脖子。
有一回,老黄龙困着啦,困得很熟很熟。小黄龙轻轻地从老黄龙的龙爪里滑出来,跑到洞口,龙尾一甩,洞口罩着的紫云便散开了。他走出洞外,看见那青青的山,蓝蓝的水,绿油油的庄稼,红艳艳的花朵,心里快活极了,便在地上打个滚,马上就变成一位年纪轻轻的小后生。小黄龙看看自己赤裸裸的身体,背上还留着鳞片,便随手扯来两朵紫云,吹口气,变出一套紫色衣裤,穿在身上。

小黄龙走下山坡,看见有个放牛娃坐在地上哭,就问:“小弟弟,你为啥哭呀?”
放牛娃用手背揩揩眼泪说:“我丢了财主二爷一头牛刚才他逼我赔,我没有牛呵!”
小黄龙说:“没有牛就算了吧,哭他做啥呢?”
放牛娃说:“财主二爷说过,三天里赔不出牛,他要用棒儿打死我!”
小黄龙听了,眨眨眼睛想了想,说道:“小弟弟不要哭啦,我替你赔牛吧!”
放牛娃摸摸头皮,舒口气,跟着小黄龙走啦。
小黄龙领着放牛娃,走进林子,看见有个老头儿坐在树下哭,就问:“老伯伯,你为啥哭呀?”
老头儿干咳了两声,说:“我少了财主二爷两担租,刚才他逼我缴租,我没有谷!”
小黄龙说:“没有谷就算了吧,哭他做啥呢?”
老头儿说:“财主二爷说过,三天里缴不齐租,他要抓我去坐牢!
小黄龙听了,眨眨眼睛想了想,说道:“老伯伯不用愁我替你缴租吧!”
老头儿敲敲背脊,舒口气,也跟着小黄龙走啦。
小黄龙领着放牛娃、老头儿走过石路,看见有个老婆婆坐在屋前哭,就问:“老大妈,你为啥哭呀?”
老婆婆擤把鼻涕,说:“我欠下财主二爷三笔账,刚才他逼我还债,我没有钱!”
小黄龙说:“没有钱就算了吧,哭他做啥呢?
老婆婆说:“财主二爷说过,三天里还不清债,他要拆我的房子!”
小黄龙听了,眨眨眼睛想了想,说道:“老大妈别伤心,我替你还债吧!”
老婆婆掸掸衣裳,舒口气,也跟着小黄龙走啦。
走呀,走呀,他们走到财主二爷家门口。
老婆婆见小黄龙两手空空的,就问:“财主二爷要钱的呀,你没有带钱来,拿什么替我还账呢?”
老头儿见小黄龙两手空空的,就问:“财主二爷要谷的呀,你没有挑谷来,拿什么替我缴租呢?”
放牛娃见小黄龙两手空空的,就问:“财主二爷要牛的呀,你没有牵牛来,拿什么替我赔牛呢?”
小黄龙说:“老伯伯,老大妈,小弟弟,我先问你们:财主二爷顶喜欢的是什么?”
老头儿、老婆婆、放牛娃一齐回答:“财主二爷顶喜欢金子,顶喜欢元宝!”
小黄龙在脚髁头上一拍,说道:“对了,对了,我有金子。就拿金子缴租,就拿金子还账,就拿金子赔牛。不好吗?”说着,暗地里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裳里,一揭,从身上揭下一片金鳞片;再一揭,又揭下一片金鳞片……老话说“龙怕揭鳞”。小黄龙揭自己的鳞,该有多么痛呀!但他咬紧牙关忍住痛,把一身金鳞片全揭下来,分给老头儿、老婆婆和放牛娃。
他们一起走进财主二爷家里。财主二爷见了大声直嚷:“喂,放牛娃,还我的牛来!喂,老头儿,还我的租来!喂,老太婆,还我的钱来!”
老头儿把金鳞片给财主二爷抵了租;老婆婆把金鳞片给财主二爷顶了债;放牛娃把金鳞片给财主二爷赔了牛。
财主二爷捧着一兜子金鳞片,皱起眉头直嘀咕:“金片好呵,金片亮呢,可惜零零碎碎不像个样子!”
小黄龙插嘴说:“财主二爷呀,你在厅堂上生起个火苗苗,把金片熔了,铸成一个大得抬不出门的元宝不好吗?”
财主二爷一听,对呀,笑得满脸起疙瘩,眼睛眯成一丝缝,嘴巴咧到耳朵旁。
小黄龙一班人,走出了财主二爷大门。小黄龙眨眨眼睛想了想,就朝老头儿说:“老伯伯,我认你做亲爷吧!”老头儿捋捋胡须,笑呵呵地答应了。
小黄龙又向老婆婆说:“老大妈,我认你做亲娘吧!”
老婆婆瘪瘪嘴,也乐呵呵地答应了。
小黄龙回过身来,摸摸放牛娃的头,亲热地说:“小弟弟,你认我做哥哥吧!”放牛娃高兴得一下蹦起来,紧紧楼住小黄龙的脖子不放。

从此,老头儿、老婆婆、放牛娃和小黄龙合做一家。小黄龙跟老头儿学种庄稼,只锄旱地,不耕水田;小黄龙帮老婆婆做杂活,只肯劈柴,不愿挑水;小黄龙和放牛娃去放牛,只走桥上,不下溪滩,三人都觉得很奇怪,却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财主二爷自从得了那些金鳞片,整整发了三天呆,想了三天。到第四天,他叫家人烧旺一只大火炉,摆在客厅上,想把金鳞片熔化了,铸成一只大元宝。他又摆下酒席,把有
钱有势的亲戚朋友都请来,要当着大家的面夸夸富。
哪知金鳞片一倒进火炉里,只听“呼”的一声,火苗蹿起三丈三尺高,马上烧着了正梁大柱。一眨眼工夫,就把财主二爷家的房屋烧成一片平地!原来小黄龙是条火龙,他身上的鳞片就是火龙鳞。火龙鳞碰着了火,烧起来是没有法子扑灭的。
财主二爷家着了火,烧得烟雾弥漫,浓烟一团一团直往天上冒。飘呀,飘呀,一直飘过三座山头,飘入紫云洞。烟火味儿钻进老黄龙的鼻孔里。老黄龙觉得鼻孔里痒痒的,就打了个喷嚏。他打个喷嚏不要紧,只见火焰“呼”的一下子,从紫云洞里冲出来,把三里路内的树木庄稼烧得精光。
老黄龙一打喷嚏就醒转来了,他吸吸鼻子,闻闻味儿,觉得有点不对头,忙喊小黄龙,可是黑黝黝的洞里连小黄龙的影子也没啦。老黄龙气得要命,急忙钻出洞来寻找。
老黄龙在空中飞腾,东张张,西望望,飞过一座山又飞过一座山头,一直飞到正在着火的财主二爷家的上空。
他仔细看看,说道:“啊呀,啊呀,这是财主二爷家的房子呀!财主二爷每年逢时逢节都拿三牲福礼供我吃喝,我每次出来吐火都不烧他家房子的,怎么今天会自己烧起来了呢?”
他又仔细嗅嗅,嚷道:“这是火龙鳞着火的气味呀,一定是小黄龙干的好事!我要寻着他,把他咬死!”
老黄龙在天上飞来飞去,始终寻不到小黄龙。他恨杀啦,“呼哧呼味”地不住喘气,鼻孔、嘴巴里呼呼地喷出火焰,把杭州城里城外方圆几十里的地方烧成一片火海。
粮食烧了,没有吃的;衣裳烧了,没有穿的;房屋烧了,没有住的。这样的日子叫人怎么过下去呀!小黄龙知道这是老黄龙作的恶。他眨了好半天眼睛,又闷着头想了一个下午,终于鼓起勇气,对村里的人们说:“乡亲们呐,火龙太凶恶啦,火龙太作孽啦,大家齐心协力去降伏他吧!”
大家听了都说:“火龙是神,怎样能降伏他呢?”
小黄龙说:“土克水,水克火,火龙怕水,大家到西湖里把水挑来,我领你们去寻火龙!”
这个主意一说出,就像一阵风刮过,前后左右三百六十村都刮遍啦,人人都知道了。当天晚上,人们扛的扛,拾的抬,挑的挑,霎时间把个西湖里的水全汲干了。大家紧紧跟着小黄龙,碰碰撞撞地往紫云洞上拥去。
这时候,老黄龙因飞得困乏了,正在洞里睡大觉,外面的动静他一点也不知道。人们爬上山坡,只见一片雾蒙蒙的,寻来寻去也寻不到紫云洞的洞口,小黄龙双手对着云雾一挥,罩在洞口的紫云便散开了。大家急忙往洞里倒水,浇呀,泼呀,水“哗啦哗啦”往紫云洞里灌进去,一会儿就漫到洞口。老黄龙被泡在水里,过一会儿就死啦。
大家七手八脚往洞里浇水,人人都溅得稀湿,也溅了小黄龙满身水珠儿。小黄龙只觉头昏脑涨,身子发软,站立不住,当老头儿、老婆婆、放牛娃急忙赶去搀扶时,只见他头上露角,手脚变爪,现出了原形,“咕噜噜”滚下山坡,在山脚下死了。老头儿他们这才明白:那年轻的小后生,原来是条火龙变化的。
除掉了老黄龙,全城的火熄了。但是小黄龙为大家送了性命,真叫人难过呀!于是三百六十村的人一起聚拢来,把小黄龙埋在山坡下。
人们一面铲泥土,一面掉眼泪。铲呀铲呀,埋呀埋呀,小黄龙被埋在泥土里,筑起一座高高的坟堆。成千上万人掉下的泪珠儿,透过厚厚的泥土,渗进小黄龙的心窝里,他心窝里装不下啦,就从嘴巴往外面溢出来。渐渐地,坟堆裂开一个小口,从小口里挂下一条小瀑布,“哗哗哗”流着清水,终年不断。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小黄龙,就在那小瀑布上塑了一个龙头,让水从龙嘴巴里流出来;还把埋着小黄龙坟的那个洞口,叫作“黄龙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