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泰城市

绿泰城市

绿泰城市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平安路266号

电话:0377-65921289

备案号:豫ICP备18038141号-1

手机上参考

第四百零四章 连环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看文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资讯无弹窗免费参考!

    地下室似乎已经变成了各种情况下藏匿不为人知的秘密最好的地点,从违禁品的仓库乃至私人监狱或者邪教的藏匿处,地下建筑似乎总是与这些脱不开关系。这其中可能有很多重的原,或许是因为人们总是下意识的在忽略自己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水面下的冰山。

    建筑的地下空间也是这个道理,在人们从外部观察建筑的同时,就已经对其内部结构有了大致的想象,因此肉眼无法从外部观察到的房间和区域往往会成为密室。

    问题是,奔流这座城市是不同的,和那些建立在稳定的岩盘土壤上的聚落相反,这座城市纵然规模宏大,其地基却异常脆弱。它是座无中生有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下,因为下方就是狂猛奔流的波涛。

    究竟是何种缘故让最早在这里定居的人们选择了以如此艰难的方式在大河中构筑起这座无根之城,恐怕只有交给深谙历史的学者来考究,而现实则是,虽然确实存在幽河所在的暗区这样的空间,但建在表层平台上的建筑是很难在下方拥有一块隐私之地的。

    甚至可以说,恰恰是因为下层暗区的存在,那些曾想过建造地下密室的人都惊讶的发现原来甲板下方早已有了住户。

    这就是为什么在阿塔和凯拉斯还没有对荣格的指引表示质疑的时候,爱丽丝这样对奔流的城市构造相当熟悉的人会露出复杂的表情的原因。一群在近期聚集起来的邪教徒,他们是可以有能力购置房产并加以改造,将聚会所变成致命陷阱的。

    可他们绝无可能在短期内给这些房子增加地下设施,这不是靠工人和金钱就能完成的事情,其中隐藏着许许多多难以快速消化的困难。但事实是,这座屋子的下方确实存在着可以被称为地下室的空间。

    尽管,这层空间只有大概半人高,对于成年人来说只能以平躺的状态进入。荣格看向被打开的暗格地板,对烂牙做了个眼色。矮精露出些许的犹豫,可还是在几秒后进入了那个暗层中。

    被吸血鬼召集到这里的人,都有无法推卸的理由,荣格凭借着他庞大的势力给了他们允诺,为此他们才会随其驱使,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在这座城市中想要达成一件事最简单快捷的方法,就是得到幽河的支持,而能得到其主人的允诺则是不可放过的机会。

    “你觉得下面是什么?”从二楼解除了陷阱到此时发现地下夹层,这座房子的拥有者都没有现身进行阻挠,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事。不过这也意味着,他们或许可以不再那么谨小慎微的行动,因此,女猎手才会站在夹层的入口处,似是自语又似是询问的说出这一句话。

    “一些骨骼和血肉,你知道的,就是召唤魔鬼的那些东西。不过我猜,应该还有个供魔鬼附身的躯体,这座城市每天消失的人那么多,有一两个让人弄到了这里也不奇怪。”荣格没所谓的说道,他的猜测当然是准确的,毕竟从另一支小队的遭遇来看,如果房屋中的爆炸被引发,那么埋藏在夹层里的血肉祭坛就会被激活,附身于人类的魔鬼借以成为此地的守门人,清除在爆炸后仍存活的入侵者。这一套设计,堪称完整。

    烂牙没有下去太久,因为魔鬼祭坛所需要的布置规模本来也不需要太大,夹层里的空间本就有限。矮精飞贼满身的血污,用鞋底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这才开口说道,“一堆内脏和皮肉,我找到个人,但是已经救不活了,被法术拘束在哪里活受罪。我就给了他个痛快,没什么问题吧?”

    “魔鬼附身必须要祭品是活的才能达成,你做的没什么问题。只是那个祭品不仅是属于魔鬼的,它里面还埋了蚀骨虫的卵,这种虫子会潜伏在宿主的体内,等宿主失去生命特征后就这温热的血肉孵化,将其啃食殆尽,然后飞速发育成,成虫。”

    巴拉克血族说到成虫,猛然伸手一下子将还有条腿留在暗层中的矮精拔了出来,接着斗篷一甩,将一个跟着烂牙的腿来到地上的黑影砸飞出去。那东西看起来是一只全身漆黑的甲虫。

    “松鼠油封口,蚀骨虫讨厌那种味道。”荣格用手拉起斗篷遮住自己的半张脸,一副嫌弃的模样。

    但他可以嫌弃,爱丽丝却不行。耳听得下面越来越多节肢碰触的声音靠近开口,女猎人就是一万个不情愿也只得快速从腰上抽出一只发黄的瓶子,用盖子上带着的木棒拉出树胶状的膏药抹在翻板的边缘。那些甲虫确实讨厌这股味道,所以尽管它们在下面叫嚣着喧哗着,却一只都没有爬出来。

    血族迫不及待的一脚将翻板合上,差点夹到爱丽丝的手指。

    “嘿!”女猎手揉着自己并没被夹到的手指,对荣格抗议道。后者则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一步跨到爱丽丝身前,将挡在身前的斗篷张开。这一张开,就发出一次闷响,原来是那只之前被打飞的甲虫趁着此时再次冲过来,结果被吸血鬼又给打飞了出去。

    “去解决它。”荣格的动作和口吻完全是一副贵族指使下人的样子。可偏偏女猎人在刚被救了一次的情况下又无法反驳他,于是只好将气发泄到那只可怜的蚀骨虫上。

    可怜的蚀骨虫,被连着两次让人用斗篷打飞,第二次更是被打翻到了地上,在它还没将自己翻过来之前,一只大脚已经落下。

    “啪!”爱丽丝非常不高兴的在地板上蹭着自己的靴低,对付这种甲虫,直接一脚上去比什么都直接。而代价就是甲虫体内的恶臭体液可能会让她的皮靴经历过一次彻底的清洗才能消去这次影响。不过这都是后话,眼下的情况仍然算不上乐观,既然已经有三层保险,难保这里是不是还会有第四重。

    “真令人讨厌啊。”荣格皱着眉头,带头走出暗门所在的房间。他所讨厌的倒不是令人觉得恶心的祭坛和陷阱,而是在这里所遇到的危险已经远远超过了一群新晋邪教徒应该有的水准,他们的这套防御体系不仅狠辣而且周密,让人不得不在意设置了这一连串陷阱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尤其是对于幽河的老板来说,自认掌控着这座城市庞大黑暗网络的他竟然在自己策划的行动中感到了失控感,变的只能被动的去抵挡对方留下的布置,这感觉可让人愉快不起来。

    “砰!”还不等血族的不悦感消失,楼上就传来了沉重的撞击声。小队之前选择了分头行动,阿塔和凯拉斯被留在楼上调查,其他人则下来拆除陷阱。现在这声闷响就等于在告诉他们,留在上面的人,出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