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泰城市

绿泰城市

绿泰城市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平安路266号

电话:0377-65921289

备案号:豫ICP备18038141号-1

手机上参考

第三十三章 般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看文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资讯无弹窗免费参考!

    梁都杨晟对双甲之战的时候,据梁都不远的吴郡,另一场战斗也发生。

    回到吴郡开国伯府的王封,少不了面对的是冷言冷语,有的话语未必就是开国伯来说,而是他那几名侍妾,装作有意无意间的牙尖嘴利,便能把王封未能办好家主托付之事换一种方式施压下来,听着那些把自己比喻成当年小野狗得受家主施舍的言论,王封脸色苍白。

    让王封坐了几天冷板凳,开国伯才出面,装作大度的气派,又赏赐了他母亲一些物事,才好似宽慰王封,王封脸色才渐渐和缓。

    但实际在他转身之时,他眼底只有闪过的嘲弄。开国伯想要桎梏他这样的存在,只能是在玩火,有一天,当他母亲不在世,或者他强大到不必需要仰开国伯家族乃至他们所能调动的势力鼻息之时,他自然会和这个家族了结得干干净净。

    忽然一道叫战声滚过吴郡上空,王封脸色微变,开国伯的大客卿现出身形,不止开国伯家族,吴郡几家大家族的顶尖修行者,都同时露头,但每一个人面前,都出现了一些古怪的强者,这些人身披麻袍,有着类似熊皮,狼牙等配饰,有的背后背着弯刀,有的手持骷髅头杖,和这些强者遥遥牵制,气息都不在吴郡的这些修行炼炁士之下。

    “是巫祭!”

    有人认出了这些人的装扮和气息,再看向那开国伯府门前的一队车马,“逐风郎!狼骑卫!还有巫祭……这是……北方铁弗部的人!”

    那有着王帐大旗的马队车驾之前,站着一个头发披散着,随意垂在肩头的男子,看上去有些阴柔,气质上又有放荡不羁的狂野。

    “赫连霄!”

    开国伯王禄走上望楼,认出了这就是那位北方铁弗部的豺狼王,铁弗少主赫连霄。

    王禄不由得惊怒开口,“铁弗部堂而皇之,这就入侵我大梁了吗,这是要拿我吴郡开刀了?”四周围吴郡各大家族,亦都流露出震动来,那些家族供奉的客卿,有胆色的,一副慷慨之色,有的面露惊疑,有的则是眼珠子乱转,已经在考量后路。若是铁弗部已然入侵大梁,针对他们吴郡,那么眼下恐怕还不知道有多少大巫隐蔽在那些黑暗处,光靠他们吴郡这些大家族的供奉修行者,如何能与打通北域的强横铁弗部抗衡?

    赫连霄却在那边大笑出声,“伯爷你不要血口喷人,恶意挑唆我铁弗和大梁的良好关系!我只是前来出使大梁,让你们大梁兑现当年给我之承诺罢了!作为使团,我当然可以出入你大梁,只是你们那些官员走得太慢了,追不上我们北方的神骏麟马,那就不怪我了!当然我会先来吴郡找上伯爷,据说你手头上一位王家子弟,居然打败我手头第一猛士乌错,我倒是很想领教你这位弟子的手段,就依我们南苍洲修行界的惯例,我向他发起挑战,以一对一如何,也可以避免伯爷开国伯府上上下下,遭遇我铁弗愤怒儿郎的报复!”

    停顿之后,赫连霄声音蓦然爆发,“王封何在!?”

    开国伯府门轰然炸开,巨大门扇宛如破败蓑衣般向后崩解倒飞,站在最前方的府中人士纷纷向后倒去,无数人面面相觑,看向此时内堂中站着的王封。

    望楼上王禄心中惧意和怒意交加,怒的是对方如此蛮霸,敢在他们帝国最富庶最具文士底蕴的吴郡如此冲撞他开国伯府,北方蛮族果然都是狂徒。但又惧的是对方的声名,铁弗部那名狮虎部主和这个豺狼王少主,都是经历一场场的血腥杀戮杀出来的名头。对方如果说要让他吴郡上下成就尸山血海,他也不会认为对方是在打妄语。但那也意味着对方也将面临和大梁正面开战的结局。

    对方现在将冲突限定在一对一的决斗,这些随使团而来的大巫祭,也只是盯住吴郡的修行者,不会肆意出手,就会将这件事限定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可是他开国伯家已经暗暗叫苦,王封来到赫连霄的面前,他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这位北方狼少主的气势,威势之强,不在他全盛之时之下,另一方面,对方还浑身蕴着一种可怕的杀气,这杀气,是经历了成千上万人鲜血的浇灌洗炼,才诞生出来的。

    王封认为这定然是他所遇见过的,同境之中最可怕的敌人。但眼下他只能将一切顾虑抛之脑后,他必须全力应对,否则就难过今夜此关。

    王封应战,拔剑。

    这一战开国伯府,一大半的建筑成为废墟。

    最后是赫连霄从天而降,将王封踩进了地下,旁边两座楼体,轰然倒塌。

    王封佩剑尽断,一身白衣损毁,赫连霄那一脚踩在他的胸口,而王封的剑法也让他满身披血,宛如地狱修罗。

    但是赫连霄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从死亡边缘徘徊走回来,甚至有一次他心脏中枪,但未被绞碎,是一名大巫祭及时为他缝补心脏,所以现在的他心脏比普通猛士还要肥厚一倍。

    王封哪怕剑术精妙,但他着实未曾见过,有这样像是杀不死的人。仿佛眼前的赫连霄,真的如同修罗。

    赫连霄俯身,踩碎了王封胸骨,同时他满身是血的探手,把王封的头拧下来提在手里,转身掷向了梁都的方向,他身后是大半壁损毁的开国伯府,还有噤若寒蝉的整个吴郡。

    赫连霄此时才舔了一口嘴边的鲜血,看向南方,“这就是大梁四境第一人?那就作为我先带给正阳公主的聘礼好了!”

    赫连霄的使团从吴郡开拨,路途之上,梁都发生的消息才终于传来。

    马车之中,赫连霄啐了一口,“他娘的,这冒出来的杨晟又是个什么东西?”

    “不管他!……敢阻止我娶媳妇儿,就生撕了他!”

    ……

    和煦的冬日阳光中,公主府的朱漆长廊上,两个抱着文的窈窕身影正在行进。

    正阳公主梳着堕马髻,偶尔有两缕青丝从鬓角垂下来,身旁的贾芸从胸前摞着的文探出个脑袋,问道,“殿下!他真的连真武馆里的镇馆秘笈都看过了?《无影拳法》也会了?我前些日子才听张尉官说了,他修炼无影拳法,这十年来才练到了四大总篇的最后一篇,有望五年后能四大篇融会贯通大成,而他,不过就是这几天时间!不,四天时间都多了,因为他还看了咱们真武馆的六大珍藏!是真的……都学会了?”

    正阳看向雾气氤氲的长廊那头,点了点头。

    杨晟连胜双甲,轰动大梁,不光是这百姓民间,修行界也随之震动。不关外界对于蜀山宗如今是如何评价,正阳都生出了皇家要牢牢抓住蜀山宗的念头,而可惜的是自己手上再无什么更好的灵器给杨晟如此大的奖励,便心头一动,让他来了这公主府,取用大梁这皇族数百年底蕴收罗的那些秘笈给他看。她主持聚贤殿和国体一些事务,这些珍藏秘笈就转移到了她公主府,她有调用权限。

    而她的所学,很多也都是来自这些功法,文院会教授修行之法,但涉及一些具体的武斗功法,就比较大路货了,她作为皇室成员,自然也有一些傍身的绝技,可当她拿出那本《无影拳法》摆在杨晟面前,原意是皇室愿意为他开放功法库,以让他观摩参考那些功法,杨晟翻开文看,数个时辰一晃而过,她去文房处理政务,再来的时候,就震惊的看到杨晟在原地出手,有模有样,桌上的拳法四大总篇,已经着着实实翻阅到了最后。

    正阳三年学会这套拳法,和杨晟一印证,便确认无误,杨晟确实只用了不到六个时辰,就将这套皇室珍藏完全学会!这到底是认知上的超越,还是天赋使然?

    无言以对的正阳不信邪得再拿出馆藏的诸多秘笈,丢给杨晟,无一例外,杨晟一一翻阅,毫无阻滞,根本不需要像是一些皇室培育的修行种子,武官那样,遇上一个难点反复推敲,百思不得其解。

    又以为杨晟只是做做样子,而后正阳公主甚至出言向他相询,都是他看过武学的关键真义,杨晟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说得都正到点上,甚至一些衍生的变化思考,还让正阳公主豁然开朗,而后意识到,杨晟是真的仅仅是看过翻阅过,就学会了那些武学!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山上人吗!?

    正阳生出了一些挫败,但却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心情,这几日甚至连文房都不去了,多得是在给杨晟准备的房间,和他讨论秘笈真义。

    侍女贾芸看着正阳抱着的文,道,“殿下你也是,你一句话,就吩咐我和下人去取文就是了,何必你要亲自去呢!”

    正阳一笑道,“傻子啊你……这些秘笈都是我大梁最珍贵的原本,内里甚至有秘笈写就者附着的真意,平日没有人可以接近真武馆和金匮阁,若非我亲自去取用,这些秘笈怎么可能经由他人之手,就是公主皇子的近臣,都不能接近。”

    贾芸哭丧着脸道,“那我抱着这些秘笈,岂不是大不敬之罪!冤枉,我可没有偷看过啊!”

    正阳微笑道,“傻丫头,若是你要看,我怎么可能会阻止,你若真想寻这些秘笈修行,我立即为你着手安排。”

    贾芸忙不迭摇头,“公主你一直想我修行,但我自己知自己事,以前你给我看那些,我只会皮毛,也钻研不进去,没法像是里面那个人一样,那么强……而且修炼很苦很累的,我还是跟着公主你就满意了!”

    “只是贾芸没用,这些年公主修行,也找不到人印证,贾芸也不能像是杨晟那样,可以给你参考……嘿,”贾芸机灵一动,“殿下,这些天来,你脸上的笑容,比过去一年都还要多呢!”

    正阳嗔恼瞪她一眼,“哪有,不许胡说!”

    贾芸连忙呲牙,闭嘴。

    杨晟的房间就在前方,两人抱着文走入,正阳将新的秘笈搁在杨晟的茶几旁边,看到杨晟正在看文,停顿,看了她一眼。

    虽然杨晟很快收回目光,正阳公主还是脸上起了一些绯色,她知道方才在外面贾芸说的话,那个距离,根本瞒不过杨晟。

    对方肯定全盘听过去了,贾芸放下文,然后自觉后退,把房间让给两人,到了门口,又回过头看着杨晟旁边站着,绾了绾青丝低头看杨晟观阅内容的公主身影,忍不住“嘿!”得轻笑了一声,惊动两人看来,她才真的带上门出去了。

    正阳极窘,躲闪着杨晟的目光,随口便问道,“这套《沛然一气功》,你看到哪里了?”

    “到了‘虚静始终’的地步。”正阳问的是他看文的进度,而杨晟说得却是这本秘笈的层次。

    伴随着他的话落,杨晟身边陡然生出了一股气场,正阳公主瞪大眼睛看到,透过窗棱射入的阳光中漂浮的金色尘粒,原本是在杨晟周身缓缓飘忽着,却竟然受到某些影响,开始环绕杨晟周身飞旋,让杨晟身侧仿佛出现了阵阵波纹。

    这正是《沛然一气功》的‘虚静始终’程度,只差一步,就是功法大成的‘炼神还虚’之境!

    这些在大梁是皇室收罗不轻易示人的秘笈,在杨晟这里,当他连战三甲,将自身的三套剑术去芜存菁,化繁为简合并成一套《弑凡剑法》之后,杨晟对于功法,灵炁,剑道的理解,就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再来看这些俗世的秘笈功法,或许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高山,但在此时的他眼里,就像是用高等数学中的洛必达法则求解一道高中压轴导数题。庖丁解牛一般,就能把这些功法分解开理解到。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些前人所创功法的巧思的赞叹。不过那也仅仅是对于对方构思的赞叹罢了,没有到那种“我无法理解不能及”的地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