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泰城市

绿泰城市

绿泰城市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平安路266号

电话:0377-65921289

备案号:豫ICP备18038141号-1

手机上参考

第三十二章 流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看文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资讯无弹窗免费参考!

    梁国王都北中轴线之上,一座和正中巍峨宫城遥遥相对,高度仅次于皇宫泰和正殿的宏伟建筑在压压的墨夜里灯火通明,这是天极门大梁的分部住峰宫,建筑分布着诸多禁制,彰显着天极门深厚的积累和底蕴。

    此时的住峰宫大殿之上,可以看到居然是太浩盟诸宗在大梁的主事级人物汇集,这其中当然包括了严重润等人在内的大执杖。

    天极宗的赵启凡位于上首,依次是罗陀宗的贾夏,严重润,崖宗,日落峡,牧羊殿的主事等,他们都能代表各自背后的宗门,如此齐聚一堂,氛围已经有些凝重。

    赵启凡开口,“我已经收到了副宗主的指示,我将奏明梁帝,将瓦屋脉连根拔除的行动,要提上日程了,再这么下去,只怕这支外域之人,就要把持大梁,威胁太浩盟的根基,带来动荡和危害!”

    在场众人明白,赵启凡这番指控,其实是很为严重。言辞里的“把持大梁”,意味着宣扬瓦屋脉要夺取人间俗世王朝控制权,此乃修行界大忌。而“动荡”,“威胁根基”这种话,则是直指他们和发生在大梁的妖祸有脱不开的牵连。

    天极门因为连番受挫,已经坐不住了,大梁帝国也算是南沧洲要地,而在这种要地之上,天极门分部上到主事,下到培养的下一代主事种子,都在瓦屋脉手上战败,这大概还是天极门这么一号在太浩盟堪称说一不二的宗门,从来没吃过的亏。听到这是来自天极门副宗主那个级别的意见,在场众人都沉默了。

    严重润脑海里还闪过穆潼的模样,他和蜀山那个穆潼打交道的时候居多,虽然在对方面前,也作为大执杖颐指气使,但终究还是不免会想一下,对方口中所言的妖祸,是否真的存在?

    但谁又知道局势居然严峻到这种地步呢,严重润并不是真的打算剿灭瓦屋脉,毕竟都是修行者,给对方一口气,还是有恻隐之心的,但前提是对方要完全的臣服。

    严重润可惜觉得自己已经再三明里暗里暗示了,蜀山那帮人还是一意孤行,终究把事情搅到如此不可下台的地步。他有些沉默。

    旁边的贾夏眉宇凝起,“我们罗陀宗没有异议,而且觉得此事越快越好!”

    此后崖宗,日落峡等其他宗门主事,亦纷纷点头。在这种议事之下,一般都以天极门为准,更别提这是天极门至高层的意志反馈,他们这些宗门虽说也是盟首宗门之一,但整体还是跟随天极门,不会有谁跳出来唱反调,毕竟蜀山宗就是外域宗门,若不是因为对方号称抵御古妖分崩离析,南沧洲界就不要想进来。

    而至于现在既然进来了,该怎么处置安排他们,不也就是大家商量着办的事情?

    赵启凡神色稍霁,道,“蜀山宗那飞剑之法,事后得之我们天极门将组织长老钻研突破,心得都会和咱们盟约各宗分享,毕竟若日后再遇上蜀山妖人,便可以知己知彼,甚至致彼道于我道之下。”

    众人点头,贾夏道,“他们那禁言之术,极其针对颂言师,我罗陀宗就要这套妖法了,收罗过去,好生分解揣摩,寻求破解之道,免得这群妖人再以此为祸!”

    严重润道,“现在关键问题是,南华上人的大弟子景文法师如今也在大梁,这种事,景文法师这边,会不会有异议,毕竟今日这场议事,我们并未邀请景文法师。”

    南华上人是十三盟首之一,执掌百家文院,是南沧洲的诸子百家公认推举的上人,其影响力极高,最重要的是蜀山宗余脉暂退入南沧洲,他就是同意和促成者。

    而如今在对方大弟子在场情况下,对瓦屋脉出手,会不会有违这位上人曾经的初衷?

    阴影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位长袍人,众人纷纷侧目,一是他们作为各宗分部主事级强者,竟然没有发现长袍人是如何出现的。当然,这是天极门的住峰宫,有着诸多禁制,对方绝不可能是硬闯而入。只是显示出此人修为之高,犹在他们之上,所以是六境强者?

    那人走出,亮出了胸口的绣金,竟然是金钺长老。和景文法师共同到来大梁都城的五名金钺级长老之一。

    景文法师和五位金钺,因为前一阵的七里宗姜胤之事降临梁都,大家都知道他们在梁都之中,但无人知道他们准确位于何处,他们的修为,想要掩去行踪,不惹尘世,大概还真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何处。

    而且身为金钺长老,地位尊崇,同时身负的都是极为紧要之事,哪能长久驻留一地,所以五名金钺长老,自给瓦屋脉发出了盟首令之后,很多人就离开了。目前可以确切知道的是景文法师独留在大梁。

    而现在众人知道,原来还有一位金钺长老在大梁。这位金钺长老出身天极门,只有类似他们这样的分部主事极少的人,知晓对方的来历,对方名号为玄诚。

    玄诚环顾众人,目光停留在严重润身上,微笑道,“严小子提出的问题很有意思。”

    众人微愣,这玄诚长老面对严重润,唤如小儿一般,让严重润脸上现出一丝尴尬和恚怒之意,但也只能强忍下去。

    这就是金钺长老,太浩盟仅次于盟首的存在,他只是太浩盟设在一个王朝的执杖官,和各宗分部主事差不多一样地位,是无法和这种在太浩盟和宗门之中,地位都极高的金钺级长老相提并论的,对方若随心所欲使唤自己,他也只能认命。

    玄诚哪会在意严重润的脸皮尊严,兀自道,“景文法师确实不爱甚至不愿看到这种事情,可若是木已成舟,南华一脉大概也只能充当不管不问不闻窗外事的圣贤人了。圣贤只忙着顾将来事,又哪里管得到当下人。所以此事可以知会梁帝来做,瓦屋脉有些麻烦的人,就交给我来劝说他们放下屠刀好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仁。

    可若是瓦屋脉不愿放下屠刀,成就这个仁,那也就只能是归尘归土了。

    ……

    公主府的文房之内,婢女贾芸和正阳公主相互对坐,贾芸苦着脸道,“殿下,杨晟现在身为四境甲上,我们这公主府,也都没有什么可以拿出赏赐他的啦!……但是,我又非常为殿下高兴,能发现杨晟这块金石,实在是我大梁的幸事!”

    确实如此,公主府所能给杨晟的赏赐,前一场和王封之战时,就给了杨晟,如今杨晟战胜颛孙疏梅和邱叶明,自然若是封赏,那么奖赏就不能太寒酸,还要在之前之上,关键对方是修行者,他们心知肚明对对方最有价值的,还是那些灵器物件,不是俗世的绫罗绸缎金银黄白物。

    灵器物件,低品的,国家符宝库存里当然不少,但是高品的,就是有一算一,十分稀少,毕竟修行界内的宗门,才是真正掌握和把持着这些稀罕资源。

    此前正阳奖赏杨晟的剑,就是一把被符宝库评级为上品的灵器,这也是公主府内极少数的压箱之宝,可若是要类比太浩盟十大宗门对四境前列弟子的奖赏,那把公主府所能拿出来的灵兵,就显得寒碜了。如今真正的修行苗子,更多的是被太浩盟底蕴深厚的宗门提前就内定收刮了,而很少会落入俗世王朝官方接受培养,效忠。

    “内库之中还有部分更高品的灵器,这个杨晟擅长于剑,对剑器肯定犹为在意,内库里有赤霄,龙渊,湛卢等高品剑,足以够让五境强者使用,但那需要父皇的首肯,已经超出了我能调用的范畴,可若是能够为我大梁收纳这样一名人才,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他搭建蜀山宗的桥梁,这对我大梁而言,是一件划算的买卖。”正阳两条柳眉舒展。

    贾芸微微一怔,“公主的意思是?”

    正阳道,“我将禀明父皇通过杨晟收服蜀山宗的计划,相信杨晟的表现,能得到父皇的首肯,届时只要父皇接见杨晟,联合蜀山宗,便能让天下人知晓我大梁皇帝的胸襟气魄,有志向的奇人异士,相信也会望风入我大梁,助我大梁强盛繁荣。”

    贾芸看得佩服不已,看着正阳公主的这幅模样,即便她身为女子,也不由得为之痴了,下意识想到什么,又唇角挂笑。

    正阳微微蹙眉,显然对自己这个小婢女知之甚详,一见她的这笑容便知她心里没想好事,道,“你傻笑什么?”

    贾芸俏目看来,“杨晟现在连战三甲,已然隐隐成了我大梁四境第一呢!就是不知道和那个北方铁弗部亦号称北域四境第一的狼王少主,究竟谁更强?那狼王少主一直对公主诸多不敬,王封战胜了乌错,他尚且不服,竟然宣扬要亲自来大梁,将你带到北域!”

    “杨晟不尊你让他留在聚贤殿的谕令,偏要去挑战双甲。可你说,他会不会因为公主你,前去狠狠痛击那狼王少主,阻止铁弗部耍流氓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